观点与鲁晓明面对面:自贸港政策下海航基础的机遇

观点地产网

2020-07-02 22:58

  • 乘着改革东风的海航基础,也在投身自贸港建设的过程中,悄然蜕变为一家临空产业综合服务商。

    观点地产网 采访海航基础董事长鲁晓明的前一天,海南放宽离岛免税额度的消息在网上刷屏。

    引起热议的新闻是“自2020年7月1日起,海南离岛旅客每年每人免税购物额度由3万元提升至10万元,不限次数,离岛免税商品品种由38种增至45种,并取消单件商品8000元免税限额规定”,这显然是利好各方的消息。

    “今天你们一来,公司股票都涨停了。”鲁晓明走进会议室,面带笑意。

    受益于上述免税政策的落地,免税概念股一字飘红,当中便包括了这家海南本土上市公司——海航基础。

    这同时让海航基础的免税业务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

    海航基础2019年报显示,其参股了海口美兰机场免税店、海南海航中免。据介绍,海口美兰机场免税店是国内首家机场离岛免税店,目前可经营离岛免税政策规定的45类免税商品,近300个国际知名高端品牌,自2011年开业以来累计销售额超100亿元;而海航中免则拥有2家机场口岸免税店和7家机上免税店,覆盖国际航线67条。

    鲁晓明也对此进行了分析:“从历史销售收入增长来看,每一次离岛免税购物额度提升带来新的消费增长,此次购物免税购物额度提高幅度为历年最高,政策落地实施后,美兰机场免税销售收入及利润将有非常可观的增长。”

    再者,海航基础旗下的日月广场也将得益于离岛免税政策的升级优化,作为海南省体量最大的商业综合体,日月广场也将以“免税购物广场”为经营定位,进一步扩大免税及进口商品经营规模。

    多方利好加持之下,免税行业成为后疫情时期回暖最快的经济板块之一,这让外界窥见了海南自贸港未来的发展潜力。

    乘着改革东风的海航基础,也在投身自贸港建设的过程中,悄然蜕变为一家临空产业综合服务商。

    海航基础董事长鲁晓明

    自贸港“甘露”

    最近的海南很“热”。

    提了两年多的海南自贸港概念,终于迎来了总体方案的出炉,令这座中国第二大岛的建设发展热潮达到顶点。

    事实上,免税政策仅仅是海南建设自贸港建设当中的利好之一。据观点地产新媒体了解,此次发布的《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总体方案》涉及贸易、投资、跨境资金流动、人员进出、运输来往等多个方面,代表着中国到目前为止最高水平的开放形态。

    作为本土上市公司,海航基础更直接地受益于海南自贸港建设红利。

    鲁晓明也直言:“‘甘露’真的下来了,这是改革开放以来最大力度的一次开放政策落地,对本土企业来说,机会真的很多。”

    除了上述所提及的免税业务,海航基础业务范围还包括地产及临空产业园、机场、物业、酒店、工程建设等,下属成员企业过百家。

    鲁晓明也表达了自贸港概念所带来的利好:“公司涉及的领域与很多政策都是相关的,比如说免税、基础设施,以及过去掌握的一些资源。海航基础的核心资产是机场,参控股海口美兰、三亚凤凰、琼海博鳌、三沙永兴四家海南机场。”

    对于海南自贸港11个重点园区的建设,海航基础也表示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基础设施建设一直都是海南自贸港建设中先行的板块,这一方面,鲁晓明很是自信:“因为在本土企业中,海航基础应该算是基础设施建设领域的龙头企业,从各个方面的实力来说都是如此,包括人才储备、资金实力等方面。”

    而在持有性物业方面,鲁晓明则提到:“海航基础旗下持有型物业作为现代服务业的下游产品,将享受政策红利带来的写字楼租赁市场升温、城市CBD资产价值增值。”

    海航基础参与建设的海口大英山CBD项目

    临空产业转型

    免税、机场、基础设施建设,是此次采访过程中谈论的重点内容。关于海航基础旗下的地产业务,则未过多涉及。

    过去这一年多,海航基础处于产业战略转型的关键时期。早于2018年,为了更好地把握海南自贸港的发展机遇,海航基础便开始了新一轮的战略转型,逐步退出传统房地产业务,聚焦转型临空产业基础设施建设。

    海航基础旗下的房地产平台海航地产,也在2018年11月正式变更名称为“海南海岛临空产业集团有限公司”。更名之后,原经营范围中的房地产投资开发保留,但业务重心调整为临空产业开发建设。

    在采访中,鲁晓明解释了转型的原因:“从2019年年报也可以看到,海航基础超过75%的收入来源于自地产,但地产算是夕阳行业,大家都在转型,结合海航基础自身的优势,公司希望在临空经济这一细分领域里发挥特长。

    “因为,海航基础的核心资产是机场。”

    所谓临空产业经济,首先是围绕机场进行业务经营。目前,据观点地产新媒体了解,海航基础控股、参股的机场多达12家,拥有充沛的机场管理资源。加上大股东的航空背景,公司产业转型之路非常顺畅。

    海航基础对于转型制定了更为具体的定位,即专注于临空产业园建设。鲁晓明说:“公司的新增业务都和临空产业园相关,其它地产业务基本都是存量业务,处在收尾阶段,存量土地也都是和临空产业园有关。”

    转型之后,海航基础已新增拓展了天津临空产业园、宜昌临空产业园等多个项目。

    但临空产业园的管理与开发是一个高度专业化且复杂化的过程。除基础设施建设之外,还要有各种配套设施导入,更需要各方联合协作,最终形成完整的产业链条。

    为了更好地推进临空产业园的建设,海航基础也进行了一些收购动作。比如,近期海航基础收购了海南天羽飞行训练有限公司100%股权,并增资海航航空技术有限公司31.93%股权等。

    对于上述专业公司的收购及增资行为,鲁晓明表示:“在临空产业园产业链条里,这些都是比较核心的项目。”

    关于临空产业园区下一步的布局,鲁晓明透露,海南开放第七航权,飞机维修将会是重要的配套设施之一,“航权开放之后,选择度比较高,境外航空公司在海南设立基地,飞机放在这里,就存在飞机维修、保养、换件等问题。”

    鲁晓明续称,“航油免税之后,成本会大大降低,第三方的飞机也有可能到海南加油。”

    最新消息显示,从7月1日起,国内外航空公司在海口美兰机场、三亚凤凰机场、琼海博鳌机场加注的航油价格下调,其中保税航油销售价格成为国内最低。

    这三个下调航油价格的机场都由海航基础参控股,如此看来,海航基础的提前布局亦不无道理,产业链之下,环环相扣,各方面都互相牵涉、利益相关。

    虽说机场、免税等相关利好不断,但不能否认的是,机场、航空业务也深受新冠疫情的影响,毕竟期间出行、出游的人次大大减少。鲁晓明乐观表示,疫情期间机场经营业务总体还在可控范围内,目前已经恢复到同期的80%左右。

    “当然对全年的收入和利润可能会有一定影响,但是影响幅度也不会太大,主要是要做好成本控制。”他也坦言。

    海航基础参与建设的美兰空港飞机一站式维修基地

    未来的路径

    临空产业园区与离岛免税的结合,是海航基础接下来在海南的发展侧重点。

    合作方式方面,鲁晓明介绍:“海航基础的免税业务亦在持续扩容。公司将继续跟有牌照、有实力的企业合作,由公司提供相应的场地或设立合资公司来开展免税业务”

    海航基础旗下既有三亚凤凰机场这样的大型枢纽机场,也有海口日月广场这样的大型商业综合体,一方面将在三亚凤凰机场合资开设离岛免税实体店;另一方面将扩大海口日月广场整体免税及进口商品经营规模,对标三亚海棠湾免税店,抓住自贸港政策机遇,将日月广场打造成为新形象、大气势国际免税城。

    布局离岛免税是海航基础基于海南产业发展方向所制定的针对性举措,但在海南以外,海航基础在全国多地布局临空产业园,鲁晓明强调,公司旗下每个产业园的定位都不同,产业结构也有所区别。

    他举例称,海南美兰临空产业园主要导向是结合国家宏观政策,利用自贸港政策落地项目,比如飞机维修等。

    天津临空产业园目前进入到实操阶段,定位是华北区域货运的枢纽机场,核心是空港物流;还有宜昌临空产业园,更多地关注于通航业务,海航基础提前做了通航的机坪、机库,还有通航的飞机维修等工作。

    在新的转型发展路径下,临空产业园具体如何与海航基础各项业务相互协同?

    首先要从思想上清楚认识产业园业务,将临空产业园定位为对一个片区开发,鲁晓明强调,要把片区做成熟,需要引入一些先导项目。他仍以美兰临空产业园举例,一站式飞机维修中心进驻项目后,会迅速地形成一个产业园区的定位。

    鲁晓明继续解释,海航基础的临空产业园会有先导型的项目,后期也会参股园区里的部分项目,而对这些项目资产及物业的管理等,会是临空产业园运营的重点之一。

    先导项目进驻园区后,海航基础通过旗下海航物业进行专业化管理,由此园区前后运营形成合作协同。

    对于临空产业园区合作伙伴的选择,鲁晓明则认为,每个临空产业园的定位不太一样,所以合作的对象也不太一样。“公司正在打造‘临空产业园的产业联盟’,所有和航空相关、有意愿参与临空经济建设的专业公司,都会在这个联盟里。”

    “有资金的投资金,有技术的投技术,有其它资源的投其它资源,各方携手共同来做临空经济。”

    以下为观点地产新媒体对海航基础设施投资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鲁晓明先生的采访实录:

    观点地产新媒体:海航基础作为海南著名的本土企业,是怎么看待自贸港建设方案的?当前出台的政策有没有超出您的预期,海航基础有受到多大利好?

    鲁晓明:这次出台的总体方案浓缩起来有60条政策,方向性的东西很明确,海航基础也对这60条逐一进行了研究,跟公司关联的政策非常多。

    海南建设自由贸易港是习近平总书记亲自谋划、亲自部署、亲自推动的重大国家战略,由韩正副总理担任领导小组组长,韩正副总理也经常到海南来,对一些政策进行落地和解读。

    看来这次甘露真的下来了,这是改革开放以来最大力度的一次开放政策的落地,对本土企业来说,机会真的很多。

    再加上本身海航基础在海南这个地界上面,从上市公司的角度来说,也是排在前列的,海航基础涉及的领域基本上跟很多政策都是相关的,比如说免税、基础设施,以及过去掌握的一些资源,海航基础的核心资产是机场,参控股了海口美兰、三亚凤凰、琼海博鳌、三沙永兴四家海南机场。

    还有持有性物业,原来也都是做了一些准备的,大部分的持有物业放在手上,等着自贸港政策落地,对海航基础来说是有很直接和积极的利好,影响还是比较大。特别是税收政策,现在公布的企业所得税15%,对增厚海航基础业绩有很大帮助。

    观点地产新媒体:海航基础怎么结合自身的优势,进一步参与到自贸港的建设当中?

    鲁晓明:这次韩正副总理来海南检查工作,第一站就去了美兰机场二期项目,这也是海航基础参股的项目。韩正副总理说美兰机场二期扩建是自贸港建设的门户,他对美兰机场的二期建设是非常重视的。

    基础设施建设一直以来都是海南自贸港建设中先行的部分,在这方面海航基础还是挺有自信的,因为在本土企业中间,海航基础应该算是基础设施建设领域的龙头企业,从各个方面的实力来说都是如此,包括人才储备、资金实力等方面,应该说海航基础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也包括现在海南自贸港建设提到的11个园区的建设,公司也在积极地进行对接。

    现在美兰机场定位对标的是新加坡樟宜机场、香港赤鱲角机场,因为第七航权的开放,将来这里就会成为真正的枢纽机场,枢纽机场就需要很多配套设施的建设和产业的导入。

    因为海航基础的大股东也有航空的背景,再加上海航基础在10年前就介入到美兰临空产业园里面,它的整体的策划、招商和产业的定位等,都做了大量的研究工作。所以海航基础有先发的优势。

    观点地产新媒体:​海航基础最近收购了天羽飞训、增资了海航技术,未来公司还有没有一些收购计划,在临空产业园进行布局?

    鲁晓明:海航基础收购海南天羽飞行训练有限公司100%股权,并增资海航航空技术有限公司31.93%股权,在临空产业园里面,这是比较核心的一些项目,公司会在政府的主导下,把它形成一个完整的产业链。

    特别是维修这一块,飞机的维修里面分得很细,有发动机、附件、机身。海航基础收购、参股公司,更多的是看中他们的技术力量,比如说海航技术,他们有7700多名特业人员,这些都是经过专业培训持有牌照的。

    收购的天羽飞训,它是专门做飞行员培训的,飞行员是每年必须要培训一次,是强制性的,现在面向的是国内的航空公司,海航占了其中的绝大部分,还有其他航空公司的飞行员也都会在这个地方进行培训,将来有可能这一块的业务会面向国际,面向东南亚区域。

    当然,更多的是维修方面的业务可能会有一个爆发性的增长,所以海航基础也提前做这一方面的布局。

    观点地产新媒体:海航基础旗下有航空相关业务,它也是最受疫情影响的行业之一,公司对于疫情是什么样的感受?如何应对疫情带来的影响?

    鲁晓明:疫情影响比较大的是商业,海航基础旗下有一些持有性的商业物业受到了一些影响。还有就是机场,这是和航空关联比较多的。

    目前来看,机场受到的影响和航空还不是同比例的,就现在统计的数字来说,基本上海航机场的航班起降、货物吞吐量都已经恢复到同期的80%左右,但是航空公司的客源只有同期的40%-50%,机场经营的业务总体都是在可控和能够接受的范围内。

    当然可能也有一个原因,航空公司是轻资产的,它的飞机大多是租赁的,而机场是重资产,前期都投入了,它主要是做好后期的成本控制,基本上就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

    这次疫情对全年的收入和利润可能会有一定的影响,但是影响的幅度也不会太大,主要是做好成本控制。疫情比较严重期间,海航机场关停了一些区域,候机楼只运行一半的区域,从能源等方面做了一些成本上的控制。

    房地产方面的业务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写字楼只是早卖和晚卖的问题,疫情期间因为不能组织销售,所以就暂停了一段时间,但是房子还在,现在卖的价格比原来的价格还要高很多,自贸港政策落地之后,海航基础也进行了一些调价,整体来说影响不会太大。

    观点地产新媒体:现在公司参股了海南机场免税店和海南海航中免,如果未来在布局离岛免税方面会采取什么样的合作方式,还是会参股吗?

    鲁晓明:海航基础的免税业务亦在持续扩容,公司将继续跟有牌照、有实力的企业合作,由公司提供相应的场地或设立合资公司来开展免税业务。

    海航基础旗下既有三亚凤凰机场这样的大型枢纽机场,也有海口日月广场这样的大型商业综合体,一方面将在三亚凤凰机场合资开设离岛免税实体店;另一方面将扩大海口日月广场整体免税及进口商品经营规模,对标三亚海棠湾免税店,抓住自贸港政策机遇,将日月广场打造成为新形象、大气势国际免税城。

    观点地产新媒体:公司在海南以外很多地方也有临空产业园区,有没有具体落地的时间表?如果在异地做临空产业园,会不会也像在海南这样做免税业务?

    鲁晓明:每个临空产业园的定位都不一样,像海口美兰临空产业园,它更多的导向是结合自贸港的政策,利用自贸港政策落地一些项目等,比如说做飞机维修等。

    天津临空产业园现在也进入实操阶段,它的定位和美兰临空产业园就不太一样。天津滨海机场的定位是华北区域航空货运枢纽机场,临空产业园更多的是以空港物流为主,里面更多的产业是货栈、分拨中心,当然也会有飞机维修、培训等业务,但这不是主打方向,只是其中的一些元素,核心还是和空港物流有关系的项目。

    还有宜昌临空产业园,它更多的是关注于通用航空业务,海航基础提前在里面也做了一些通用航空的机坪、机库、飞机维修等业务。

    所以每个临空产业园的定位不同,产业结构也不太一样。

    观点地产新媒体:今年是海航基础产业转型发展的关键之年,公司还提出了三大目标,包括临空产业基础设施建设、招商运营、产业规划组织,哪一个方面会是公司重点去攻坚的?

    鲁晓明:从海航基础2019年年报可以看到,海航基础超过75%的收入来源来自地产,地产应该算是一个没落的行业,属于夕阳产业,大家都在转型。

    海航基础肯定也会做一些相关的动作,结合到海航基础自身的优势,还是希望在临空经济这个细分的领域里面发挥自身的特长,因为海航基础的核心资产是机场。

    海航基础控股、参股的机场有12家,未来将会紧紧围绕着这些核心资产来进行业务的拓展。

    海航基础也做了转型的定位,就是专注于临空产业园的建设。在这一个细分的领域里面,不管是行业还是政府,对海航基础的能力都比较认可。

    实际上海航基础已经在转型的过程中,现在新增的业务都是和临空产业园有关的,其它地产业务基本上都是存量的业务,在收尾的阶段。新增的美兰临空产业园、天津临空产业园、宜昌临空产业园都是海航基础转型之后拓展的业务。

    海航基础已经在转型的过程中,也转型得比较彻底,基本上海航基础房地产业务一块新增的地都没拿,存量的地都是和临空产业园有关的地。

    观点地产新媒体:公司现在要专注于临空产业园的建设,但旗下还有物业、酒店等业务,您怎么看待这些业务和临空产业园的关系?对这些业务有什么样的发展目标和定位?

    鲁晓明:海航基础把临空产业园定位为一个片区开发,要把一个片区做熟,需要有一些引导项目进入的,比如说美兰临空产业园,一站式飞机维修基地就是先导项目,项目进去之后会迅速地形成一个产业园区的定位,这些先导项目就需要自身做一些投入。

    这不是招商就可以完成的,招商形成不了市场、形成不了园区,节奏会很慢。

    这些先导项目进入之后,是作为海航基础持有的项目,需要形成专业的物业公司来进行管理。海航基础旗下的海航物业实际上是持有性物业经营的公司,包括下面的一些写字楼等,都是交给海航物业在管理,它不是传统物业管理的概念,不是说去管住宅小区、收一些小区的物业费。

    临空产业园会有这样一些先导型项目,包括后期海航基础也会参股到临空产业园的部分项目里面,资产的管理、物业的管理等将会是临空产业园的重点,也是海航基础未来的主要收入来源。

    海航基础参控股了一些临空产业园的项目,比如说增资海航技术、并购天羽飞训等,这些产业将会逐步引入到临空产业园。

    观点地产新媒体:临空产业的招商运营方面,公司提到过会广泛引入战略合作伙伴,目前有没有进展可以披露?另外对于合作伙伴的遴选,公司有哪些标准?

    鲁晓明:每个临空产业园的定位不太一样,所以合作的对象也不太一样,海航基础正在做一个临空产业园的产业联盟,也就是所有和航空相关的、有意愿参与到临空经济建设的专业公司,都会在联盟里面,有信息的时候可以及时发布,有意愿参与的就积极参与。

    有资金的投资金,有技术的投技术,有其它资源的投其它资源,然后共同来做临空经济。

    撰文:许淑敏,钟凯    

    审校:徐耀辉



    相关话题讨论



    你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产业地产

    海航

    博鳌房地产论坛